<nav id="syayk"></nav>
  • <nav id="syayk"><strong id="syayk"></strong></nav>
  • 文苑擷英

    李永剛 散文——《白露為霜》

    作者: 李永剛     時間: 2021-10-10     點擊: 查詢中    分享到:

    白露為霜


    1

    白露為霜,這是古老的《詩經》留給我們可心可口的句子,這是秋贈予我們素潔無華的詩美。

    白露,這是兩個最最干凈的漢字,也是最最安靜的語詞。我想,她該是一個純純的女孩的名字,清雋素樸,冷婉靜美。輕輕叫一聲白露,她便從叫作秋的時光里微微半斜著轉過身,雅雅地回過頭來,淡淡一笑,便笑成了白露的樣子。

    我在不近不遠處,靜靜地凝望白露,她就在夜里,就在清早,就在安安靜靜屬于秋的莊稼那一桿一葉上,就在經歷著秋的歷練和陶冶的一樹一草上,就在那生于水,長于水,榮于水,枯于水,與水相伴相依、親密無間的蒼蒼蒹葭上,她就在一天天走向洗練簡約的叫作秋的季節里,她靜靜地在白,在露,在霜。

    我從素樸的《詩經》里,小心翼翼地追隨這只能閉目遐想的潔美雅致的境界,心中默念著這素樸純粹、有韻有味的句子,念著念著,白露便化作了晶瑩瑩的霜,遍布我心的世界。


    2

    秋的早,是清清的那個早,是屬于露的那個清早。在秋陽溫暖的浸透下,霜,無語無聲送走了已經有些嗖嗖的一夜清涼,等候秋日暖陽的徐徐升起,她要在秋陽的擁抱下靜靜地融化、升華,不知不覺化作了一珠珠晶瑩瑩豆粒般動人的小可愛,化作了露,她便完成了一次詩意的蝶化,她已是白露為霜的白露了。如此,她便美麗了這個秋,成為不朽的人間詩句。

    秋的夜,是清清的那個涼,是屬于霜的那個秋夜。在月光的明亮下,彌散在空氣中的那些露,在聚攏,在集合,在凝結,她們把滿心的情愫交給秋夜,讓秋夜去過濾,去洗練,去結晶,不知不覺已經化作了是片是粒的晶晶瑩瑩的瘦冷清婉的小小的尤物了,她白,她涼,她冰,她冷,她巧,她已是白露為霜的霜了。


    3

    走近蒼蒼的蒹葭,白露便靜靜地居于仍是一片秋綠的葉子上。

    天涼好個秋。此刻,便是涼涼的秋夜,白露已化作了霜,清冷無語,讓曾經的一切榮華與熱烈收斂起來,漸漸褪去旺盛和碧綠,褪去鮮亮與艷麗。蒼蒼的蒹葭,已成為季節獨樹一幟的景色,成為大地生命的標本,成為襯托白露為霜的最好的伙伴,成為絕世無雙的不死的風景。

    天涼好個秋。此刻,便是涼涼的秋早,霜已化作了白露,晶瑩靈動,讓將要謝幕的曾經的赤,曾經的橙,曾經的黃,曾經的綠,曾經的青,曾經的藍,曾經的紫,一一擁有了純潔雅致的滴滴的露,晶瑩剔透,滾動欲滴。遍地莊稼成了無與倫比的風景,一草一木,一枝一葉都是露的居所,都是露的領地,都是露的疆域,她們互為依托,互為背景,成為天地間與生俱來的大美之境。


    4

    水,就在那一方,瀲滟清澈,似流非流,似動非動。

    伊人,就在水之旁,婷婷而立,婉婉動人。

    水,屬于白露為霜的秋水。

    伊人,屬于白露為霜的伊人。

    我對著水吟誦,我就吟誦給婉婉在秋水岸邊,隱隱在白露為霜之中,屬于秋水的伊人。

    我對著伊人吟誦,我就吟誦給秋葉漂游在水面,清冽冽的屬于白露為霜的伊人的秋水。

    我要吟誦的句子,便是自幾千年悠悠遠遠的陶塤淺淺淡淡吹出來的句子——“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白露為霜”,我的心界已經滿是白,滿是露,滿是霜了。


    (陜煤總部  李永剛)



    上一篇:梅方義 攝影——《大漠風光》 下一篇:宿建梅 散文——《妙妙的長發》
    午夜夫妻一级生活片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随缘网